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的辨析与融合

  主导价值观关注导向性,主流价值观注重媒体宣传和广泛的接受度,核心价值观侧重价值体系的层次性。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的融合是价值重构的重途径。 
  关键词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核心价值观;辨析;融合 
  中图分类号D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8-6269(2013)03-0089-03 
  价值观既是基础性的讨论话题,也是一个日久弥新的问题。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技术的进步,国家、社会和人的价值观发生着变迁和分化。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的主体和内容各自发生着变化,在现实生活中常常被混淆使用。只有理顺它们之间的差别,才能迎接价值观多元化带来的挑战。 
  一、价值观的导入 
  从人文社科学的角度来看,“价值”就是指“好坏”。生活中只是可以用“好坏”来进行描述的内容就是价值,凡是需“好坏”判断的问题就属于价值问题;价值不是事物本身,而是事物在人面前、在与人发生关系时所具有所表现出来的一定作用、意义,这就是价值的本质。价值不是独立存在的,价值存在于关系当中。价值形成的实质是主体对客体满足自身需的肯定,能满足社会主体需的价值评价标准就能被人们所接受,能使社会主体的利益预期转化为现实的价值标准就具有合理性。价值的社会主体可以是社会人,也可以是由社会人组成的特定群体。 
  “价值观”是评判“好坏”的标准。在当前,中国存在多种价值观。从静态的角度看,中国共存着五种价值观民本位价值观、权本位价值观、钱本位价值观、欲本位价值观、个体本位价值观。五种价值观分别认为“人民”、“权”、“钱”、“个人享受”、“个人利益”是好的。我国价值观是不断变化的。转型期中国人的价值观出现了五大变化,即从传统价值向现代价值、从他人导向向自我导向、从义务导向向利益导向、从集体取向向个人取向、从理想主义向现实主义转变。价值观的作用在于指导主体的行为,对于个人、群体、社会和国家都有十分重的意义。 
  二、价值观的辨析 
  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是生活中常用的三个概念,而且常常被混淆使用。其实,它们在价值主体、强调重点、具体内容上都有所差异。每种价值观都可以通过联系各自最紧密的关键词来加以区分。 
  (一)官方与主导价值观 
  主导价值观通常被称作“官方”所推行的价值观。“官方”在阶级社会中通常是指统治阶级,具体的载体形式可以是政府,也可以是政党。主导价值观由“官方”提出并付之于宣传和引导,其流动方向是自上而下,代表着“官方”的利益诉求。 
  主导价值观的最主特征是其导向性。它反映的是一种价值取向,既可能是现实的利益需,也可能是未来的利益需,或者说是一种价值理想。官方通过一定方式推行主导价值观,求人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使得每一个社会成员明确官方倡导什么、反对什么。当个体的行为符合主导价值观,官方会予以肯定,反之则会批评。主导价值观的功能在于形成一定的压力,指导人们去选择、调整或者放弃自己的某种价值观。因此,主导价值观具有统一思想形态的作用。 
  1949年以来,我国构建了以集体主义为导向的社会主导价值观。我们曾经片面强调整体价值,无条件求个体为整体做出牺牲。传统的集体主义价值观的缺陷是缺乏对人的主体性的承认和尊重。随着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应该坚持以社会为本位、突出人的主体性的集体主义价值观。当代中国社会主导的价值观是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因为它们都是社会本位的价值观念,具有最广泛的现实基础。 
  (二)媒体与主流价值观 
  中国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是大众认可的、老百姓期望的、媒体宣传的人性真善美和社会公平正义。它主通过大众媒体表现出来。主流价值观是“大众的”,它的运行方式是自下而上的。多数原则或大众化原则是判断价值观是否属于主流价值观的根本标准。主流价值观的生成有由质向量的转化过程。在媒体不发达的时代,社会精英(主是“中间阶层”或“中产阶层”)掌握话语权,通过主流媒体发出自己的声音成为主流价值观。主流媒体是主流价值观形成的支柱。 
  在社会转型期,主流媒体和主流价值观有分离倾向,表现为主流媒体常受到民间舆论的质疑。其原因有两点一是中国的阶层分裂和固化,主流媒体所倡导的主流价值没有流动;二是以微博为代表的新媒体发展让主流媒体哑然。掌握话语权的意见领袖发出的声音被多元的价值所稀释,新兴媒体让“沉默的大多数”发声成为可能。但是近年来,一些“非主流”的价值观念在社会上引起了广泛的诟病,原因是恶俗、低俗、庸俗、拜金等现象在媒体中频频出现,污染了人们的视觉。 
  (三)体系与核心价值观 
  核心价值观常存在于理论体系当中。我国核心价值观的生成历程离不开核心价值体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形成和发展的必条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和最高抽象。 
  中国的核心价值体系历经变迁。首先是以“等级制”、“三纲五常”、“学而优则仕”等为代表的儒家主导的价值观体系,然后是主张“主变”、“无为”的道教和提倡“皆空”、“修善”的佛教观念构成的儒家为主、道佛为辅的中国传统价值观体系。鸦片战争后,儒家思想主导的价值观体系受到冲击,中国的大国心态和民族自信受到打击,此时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在其中国化过程中融合了儒家和道家思想,形成了新型的核心价值观体系。时至今日,经过归纳和发展,中国形成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下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具有三个基本特征一是普遍性,它支撑和影响着所有的价值判断;二是民族性,它建立在在民族文化基础上;三是崇高性,它反映社会和人类的发展方向。那么,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什么?禹国峰认为有两个一是实现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二是实现共同富裕,而吕晓东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关键词是人本、公正、民主、和谐。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高度抽象和概括性的。它的立足点是人类社会发展和社会和谐。核心价值观本质上是一个分层的概念。它将价值观视为一个同心圆,在核心价值观的内部就可以划分为一级核心和二级核心等。党的十八大报告用24个字从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次归纳了中国当前的核心价值观,分别是在国家层面上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在社会层面上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在公民层面上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三、价值观的调和 
  当前的中国社会存在价值多元化的趋势。价值多元的深刻基础在于现实生活中主体存在的多元化,市场经济和全球化使得价值多元化更趋明显。每个个体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外界信息的多元化和获取信息手段的多样化更会冲击个体的价值观。价值观多元化导致“价值冲突”和“价值迷失”,“价值观大讨论”再次被提上日程。 
  在当前,主导价值观与主流价值观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冲突。其具体表现形式是公众对政府信任的缺失。当有关政府公信力的社会热点问题出现的时候,公众对政府的官方解释不接受或持怀疑态度,或对政府颁布实施的某项政策存在抵触情绪。价值观是评判“好坏”的标准,不同种类的价值观是相互对立而存在的。如果主导价值观缺位,非主流价值观横行,必然出现所谓的“信仰缺失”和“道德沦丧”等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力促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三者的有机统一。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本质上是可以实现统一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本身就是党和政府推行的价值观,它一直努力成为社会大众认可的主流价值观。主导价值观和主流价值观都应该体现核心价值观。官方的主导价值观通过媒体获得大众的广泛认可,并与主流价值观汇合最终成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近年来,中国很多地方政府提出了有关价值观的一系列口号。比如,以“爱国、创新、包容、厚德”为素的北京精神,以“务实、守信、崇学、向善”为素的浙江精神,以“厚于德、诚于信、敏于行”为素的广东精神等。口号是价值观的表现形式,但关键是如何让它们成为主导价值观、主流价值观和核心价值观的统一体。首先,价值观的提出建立在充分调研和广泛征集的基础上,从统计学的角度选择代表本地方特色和广大群众想法的关键词,使其确实成为一种主流价值观。其次,政府在确定代表价值观的核心关键词之后,应通过媒体进行广泛的宣传和讨论,赋予其更深层次意义,使其具备更广泛的群众基础,使其确实成为一种主导价值观。再次,本地方的价值观应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框架之内且符合本地实际情况,使其作为第二层次或者二级的核心价值观。